棋牌软件

在顶尖野生动物教学医院工作是什么体验?

2020-08-16 22:34    作者:棋牌软件

  自从羊第一次发表野生动物兽医的文章以来,一直陆陆续续跟大家分享在北美观察野生动物医疗行业的见闻,也见到了许多类似「我以后就想当这样的兽医!」的留言。正好不知不觉也在学校的野生动物医院做了大半年的学生助理,所以这次想从学生助理的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在世界顶尖的野生动物教学医院工作是什么体验?

  先说明一下,虽然标题写着“顶尖野生动物教学医院”(主要是由于康奈尔大学的整体兽医教育受到业内认可),但是其实野生动物医疗作为兽医的分支并没有官方排名,再加上以教学为目的的医院条件苛刻,既要有充足的野生动物资源来保证稳定的病例量,又要有充足的医疗资源和先进的技术保证教学质量,因此世界范围内能够开设野生动物教学医院的学校本来就是凤毛麟角,在北美、澳洲和东亚分别有几所较为出名。所以只要有野生动物诊所的学校,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啦~

  另外,北京时间本周日上午8:30-9:30,我们的One health课程将迎来第一次专家小组讨论,来自伦敦皇家兽医学院兽医流行病学教授Dirk Pfeiffer和来自美国西雅图西北医疗保健网络中心的传染病专家 Marissa Cummings 将就新冠肺炎对One health研究与实践的启示进行讨论。欢迎大家添加小象君助手(AnimalDialogue)进行咨询报名。

  我所在的Janet L. Swanson Wildlife Health Center同属康奈尔动物教学医院(Cornell University Hospital for Animals),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野生动物救助和医疗服务。我刚开始工作时,医院里有一个主治医师,一个住院医师和两个实习生,白天还会有一个临床轮转的学生,但和我们学生助理的工作时间不重合。现在住院医师读完了她的项目,升级成了正式的系教员,所以我们现在有两个教员、一个住院医师和两个实习医,外加三个正职助理和二十多个学生助理。平时学校还会接收学生志愿者,志愿者在这里工作满40个小时可以写个病例报告后换算成学分。

  为防止有的小可爱对兽医升级制度不了解,特别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上面提到的几种职位。兽医学生毕业后可以选择做工资较低的实习医,实习后可申请住院医,住院医毕业后通过考试可以成为专科医生。在美国,野生动物和动物园动物的专科是在一起获得的(zoo & wildlife specialty)。专科医生数量很少,如果学成,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专家。

  我们作为学生因为还没有通过医师资格考试,学生期间做的工作和兽医助理差不多,甚至很多时候不如很多经验丰富的助理。

  不再需要医疗处理的病例出院后,我们会跟当地考了证的康复师合作,由他们负责后续的理疗或者较为简单的给药,以及联系放生。这在别的野生动物医院也不常见(主要是由于大部分地区注册康复师的数量有限),所以实际的人手和病例比例比看起来更高。

  这样充足的人员配置,对于不靠提供医疗服务赚钱的野生动物医院来说,是非常豪华的阵容了。绝大部分野生动物医院有一个常驻医生就已经很好了,并没有那么多钱去养这么多医生和助理,更不要提专业康复师的存在完全取决于当地政策。

  每个学校因为具体情况不同,工作流程也稍有不同。比如,同在美国东北的塔夫茨大学就不像康奈尔那样依赖学生助理,而是要求大四的临床生必须完成为期两周的野生动物的临床轮转。虽然最终人手算起来差不多,但是临床生可以跟进病例并且有老师讲解,比我们这些一个月只去几天的学生助理,对自己病例的了解会更深刻。他们的志愿者也都是公众而非来去自如的短期学生,有的已经在医院志愿服务近十年。

  正因为我们有这么多人,才可以负担起全年无休一天24小时面对公众开放的服务。(自从疫情开始后,这一点已经有所改变,主要是学校不再允许8点后接收病号,也就不需要待命了)下面说的主要是疫情以前的情况~

  开学期间,我作为学生助理的主要工作职责是,在正式助理五点下班后,代替他们帮值班的医生给病号准备食物和协助给药——比如猛禽就必须至少两人在场,一个人帮忙抓着鸟,另一个人打针或者喂药,有时还需要第三个人协助。结束喂药以后,我还要负责整理狼藉的病房、洗垫子、叠垫子、倒垃圾等诊所的日常维护。

  一般视人手和病号数量情况,固定晚班可能需要一到两小时多不等。接下来的一整个晚上,我都是待命(on call)的状态,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半(8点上课)。周末除外,周末正式助理们不上班,所以我们上完早班还要上晚班,中间一天一夜也都是在待命。

  如果公众打电话给我们医院要送一只受伤的野生动物进来,出于安全考虑,医院都会让他们送到灯火通明的急诊部门。前台第一个联系的就是学生助理,学生助理再联系当夜值班的医生,并把病号带回山上的医院。和公众交谈、收集病号信息这些也都是当班的学生助理完成的。

  然后我们会对动物进行第一步检查,如果没有什么明显问题,比如有些雏鸟被送进来只是因为附近没有找到鸟巢,并没有明显外伤,有时候医生也会选择第二天上班再来看,一些我们学生助理可以自己处理的体检等就先自己处理好。

  夜间待命让我们可以锻炼和公众打交道的能力和独自处理病号的能力,但同时待命的时候也是最辛苦的。有一个周末,一天陆陆续续来了四个病号,每只大概需要一小时,每次前脚刚出医院后脚就被叫回来,所以那一整天不是在医院就是在来医院的路上……而工作日虽然理论上晚班结束后就能回到学校学习等通知,但是因为怕错过消息,一整个晚上写作业的时候都要时不时看一下手机,晚上也不敢睡太沉。在我们入职训练那段期间,工作学习强度都很大,我常常晚上睡不好,早上七点半又要去工作,致于有一天早上真的起不来去上班——大概是我作为学生助理目前为止的职业生涯最低点。

  这些大家或许不太关心的人员配置等问题就不细说了,如果还有同学想了解更多在康奈尔读兽医的经历,可以戳。

  送进来的动物绝大部分是鸟,冬天的时候猛禽居多,红尾隼、大角鸮,偶尔还有横斑林鸮。我学到的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就是——怎么保护自己安全的同时控制猛禽方便医生给药。夏天的时候很多林鸟,比如冠蓝鸦、知更鸟,偶尔也有一些北扑翅鴷。

  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然还是美国国鸟——白头海雕,因为珍稀,往往最受重视,但也因为个头大(成熟的白头海雕站起来能有半人高、翼展可达两米)非常难喂药或者喂食。面对它能够撕裂肌肉的利爪和咬碎骨头的巨喙,大部分时候都要两三个非常有经验的人才能控制住一只白头海雕并给它喂药,控制它的人力气也要足够大才能扳过它的手(脚)。

  哺乳动物因为有狂犬病的潜在威胁,美国各地野生动物诊所都是比较谨慎的,有的干脆一概不接携带狂犬病的物种,有的虽然接收但是也要满足具体条件,比如不能有疑似狂犬病症状,又或者动物较年幼,得狂犬病的概率极低。

  我们这里鹿多,很多鹿都大咧咧地过马路,所以也经常有鹿被车撞后送进来。不过最常见的还是负鼠和豪猪。豪猪意外地温顺,也并不像传说的会向人发射刺(虽然还是会掉得一地都是)每次给他们打针或者量体重,还会像婴儿一样哭叫着抱怨。

  除此之外,夏天偶尔会有如松鼠、兔子这些小动物被送进来,一般送进来的理由都是:「我家的猫/狗在后院抓住了牠,请你们给看看牠还有救么?」

  很可惜,即使主人抢救及时,这些被猫狗抓住的小鸟或者小兔或者花栗鼠由于体型太小,通常一口下去就已经断了神经,无法再抢救了。

  是不是很多人会觉得是要「随时待命,半夜爬起来」或者是「和送动物来的陌生人交谈」。

  我最不喜欢的部分应该是配药→_→,作为一个中国人,难以想象我配药时经常小数点后几位搞不清楚,或者是漏了某个药,而且有时候刻意多看几遍也不能保证百发百中。每次被医生发现并指出的时候都尴尬得脚趾抓出个三室一厅恨不得直接飞升……

  至于很多人觉得听起来很麻烦的在夜间「随时待命」,我曾经也觉得会是最艰难的部分,但第一个晚上从床上爬起来我就知道这完全不是问题——在睡个好觉和某个在寒冷的冬夜躺在路上奄奄一息的动物之间,我选择后者。

  一方面是作为学生,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上班时间,并不需要天天待命,比起当晚需要同时为野生动物和异宠部门待命的住院医或者实习医,我们的工作量不到医生的一半。有的医生一晚上被异宠部门叫过去后又要赶来看野生动物,很难睡个完整觉。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我们挺幸运的~

  而且我们的病号是公众从附近地区送过来的,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寒冬腊月,当时发布了暴雪预警,我们下早班的时候车上已经结了老厚一层冰,铲了近一小时才把挡风玻璃铲干净。有一个中年妇女开车送一只环嘴鸥冒着大雪开车40多分钟把鸟送来医院,还要在大雪中开回去。那一次,让我意识到,如果一个热心群众为了一只鸟的生命尚且可以做到冒着极端恶劣的天气把鸟送过来,那我们这些从业者冒雪工作又算什么呢?

  而和公众对话就更不算什么艰苦的事情了。很多学生助理刚上任时最紧张的部分就是要和公众打交道这一部分,但其实愿意把动物送进来的人都是热心肠的人。

  我遇到最冷漠的「热心群众」大概是把动物送过来后说:「这松鼠躺在路中间,我看快不行了,给你们送过来给他一个痛快吧。不用告诉我他最后的结局了,我是翘班来的,我得赶紧回到岗位了。」

  而最关心的可能是第一天把动物送过来,第二天来上门问这个动物怎么样了。虽然说因为规定我不能告诉他,但我个人会觉得这样「过分」的关心也是出于好意。不过有些人在自然界中抢了动物幼崽又自行抚养就是另一回事了,这种近乎偏执的「关心」的救助人,一般都是经验丰富的医生或者老助理负责交谈。

  野生动物物种的跨度很大,需要医生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现在国内没有专门针对野生动物的专业教育,即使在国外,相关教育也被归为「继续教育」的部分,在上学期间仍是以伴侣动物和农场动物为主,大部分野生动物医院还会要求前来实习的医生至少有一定的小动物诊疗经验。

  WCS的前director,Osofsky教授就建议我,如果你想当个好的野生动物医生,首先你得先做一个好医生。在小动物急诊,你可能会处理上百个相同的案例,你会对怎么处理一只被车撞的狗很熟悉。但在野生动物的世界,每个动物的状况都不一样,你很难通过大量的练习熟练自己的技能。

  判断自己适不适合一个职业,只要看自己能不能够忍受最难的部分。从事野生动物行业的人大多比较亲切友好,但是工资低,工作时长长,另外你可能难以接触到较高精尖的设备,比如超声波或者CT这些在这个行业基本用不上,除非你手上的是珍稀物种海雕。如果你对医学临床更感兴趣,那么推荐你还是去资源更充裕的宠物兽医吧~

  最后想强调一下,虽然野生动物兽医听起来很酷炫,但实际岗位是非常少的,比如我们医院10+号人,实际上长期在位的主治医生只有一位,且目测她退休前不会换人,其他人都是学生。而她的工作就不仅仅是临床,更多时候要负责医院的运营和同学校方面的沟通。所以,尽管我描述的工作可能美滋滋,但丢掉我厚重的学生滤镜,这个职位并没有这么理想哦~

棋牌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