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软件

一本激励我前行的人生“教科书”

2020-08-19 09:30    作者:棋牌软件

  我是个嗜书如命的人,阅读书刊是我八小时以外的特大爱好。从读的书目来看,《民主与法制》是我的最爱,多年来,我能把读与写、写与用有机结合起来,与《民主与法制》陪伴我成长是分不开的。

  多年前,我在镇政府工作,办公室订了一份《民主与法制》杂志,每当从邮递员手中接过散着油墨香的杂志,我总是先睹为快,看完后再放到政府办一个图书橱里让别人看。

  有一次,我发现缺了一期杂志,询问邮递员,他说早就送给我们了。后来我发现是办公室小陈在看杂志时,不小心把茶水洒到了杂志上,小陈拿到窗外晒又被大风吹没了。他知道我偏爱这本杂志,生怕我生气,没敢吱声。后来,我还专门到县城书店,买了这本“消失”的杂志过了书瘾。

  2004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农经中心去办事, 干事杨伟成告诉我,他的朋友姜德明是全国人大代表,又是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被医学界判处过“死刑”,被人称 为铁人、奇人,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接见,最近被上海卫视“东方时空”栏目专题报道。杨干事说:“姜德明平易近人,改日我陪你一起去采访他。”

  第二天一早,杨干事便带我来到县城姜德明的家,采访十分顺利。回来后,我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加班加点,连续用了好几个晚上,以《生命核能》为题,写了一篇5000 多字的纪实通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将稿件发往杂志社。不久,杂志社编辑同志就打电话给我,核实了两个问题后, 告诉我以后如何写稿,最后还鼓励我说:“你的文字功底不错,稿子写得也很好,如果最终审核通过,我会及时告诉你的。”

  放下电话,我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大刊编辑工作这么认真负责,对待基层作者这么热心。最终,我的稿件刊登在2004年《民主与法制》12月上半月刊“风流人物”栏目上。稿件刊登后,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文友纷纷来电祝贺,说我捉了一条“大鱼”,上了个“大块头”。领导称我是不显山露水的“卧龙”,当年我还被江苏射阳县委宣传部评为优秀通讯员。

  自从《民主与法制》刊登了我的稿件后,原对写“大块头”稿件心里就发憷的我信心倍增,先后有《点击线个破碎家庭》《心病还要心来治》《当 “会托”意味着什么?》等十多篇稿件,在《民主与法制》杂志上亮相。十多年来,还有200多篇纪实文学稿件在全国30多家媒体上发表,有50多篇新闻稿件在市级以上媒体获奖。2016年, 我还被江苏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这些成绩的取得,都与《民主与法制》密不可分。

  《民主与法制》杂志丰富了我的阅历,提高了我的法治意识,增长了我的才干。我的一个兄弟想在乡下办铝厂,我仔细了解后,发现铝厂污染很大,如果环保不达标,就会殃及周边群众。而环保要想达标,需要一笔很大的投入资金。兄弟想办的只是小作坊,并没有那么大的资金投入,更没有把投入环保的资金考虑在内,最终在我的劝说下,放弃了办铝厂。事后他告诉我,幸亏我及时阻止他上这个项目,不然就亏大了。去年,我表哥家的儿子和女友中断了恋爱关系, 男方要求退回10万元的彩礼,女方不肯,要我去调解一下。我想起曾经在《民主与法制》杂志“普法”栏目里看到登过 此类的内容,便向他们讲解了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或办理结婚登记但确未共同生活的,女方是要退回彩礼的,否则法庭上打官司女方也会输的。女方起初不信,我便把杂志拿出来给她看,女方终于心服口服。

  如今,我虽已单位变动,岗位变动,但《民主与法制》杂志始终伴我左右,它已成为我人生的忠实“伴侣”!

棋牌软件